山东一犯人诈逝世狱外逍遥18年 遭举报后被迫自首-西部网 陕西消

2017-01-09 00:57

  2013年年初的一天,山东成武县国民检察院刑事履行检察局接到一个神秘的举报电话,让一桩沉静了18年的保外就医诈逝世案浮出水面……

  判刑十余年只服刑2年

  在村民李振华的眼中,2013年的这个春天过得着实有些蹊跷。春节期间,村西头的楚翔家里似乎来了什么人,一住就是好多少个月。这个人从不和村里人打召唤,进进出出总用领巾跟帽子遮住脸。而楚翔一家也绝口不向邻里街坊先容这个人,所有都显得神神秘秘的。

  提起楚翔,李振华还记得,他一贯不务正业、横行乡里,后来由于拐卖人口、强奸妇女被判了刑,进监狱没多久就查出了癌症。后来怎么样,村里人就不明白了,听他家里的人说是死在了外面,不外也有风闻说他还活着。时光久了,大家缓缓忘却了这件事,只当楚翔已经不在了。

  直到有一天,几名检察官来到了村里,这桩当年的旧案被从新查证,那个神秘的来客随后也被传出投案自首。李振华这才豁然开朗,本来楚翔没死,他甚至还在家中生涯了几天。

  据成武县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局检察官步卫东说,2013年年初,成武县院刑事执行检察局收到举报,反应菏泽监狱保外就医罪犯楚翔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余年,却仅服刑两年,现长期在家寓居,且身材状态良好。刑事执行检察局断定反映问题可能属实,启动调查工作。

  买通开死亡证明的人

  事件还要从1993年7月的一天说起。在一次监狱的体检中,已经服刑近两年的楚翔被检讨出患有食道癌。在那个年代,癌症这个词简直就代表了死亡。为了让服刑人员得到更好的医治,经山东省劳动改革工作治理局同意,楚翔获准保外就医一年。一年的时间转瞬而逝,楚翔的病情并没有得到完整治愈,1994年8月,他申请续保一年。

  持续两年的外出治疗,让楚翔重新感触到了外面世界的自由。一想起还有十几年的刑期,他就豪言壮语。这当前的日子该怎么混呢?日思夜想,一天,他心里渐渐萌生了这样一个动机:本人得了这个病,大家都以为没多少日子能活了,不如让家人放出风去,索性说已经死了,这样岂不是可以逃过再去监狱服刑?

  于是,楚翔找到了一个能够做四肢的细节。据步卫东介绍,“依照当时的划定,保外就医罪犯是由当地公安机关进行日常监督考核,详细由包片民警负责。因而,对保外就医的服刑人员,负重要责任的是公安机关。像这种案子,须要懂得情况时,应当找派出所负责人、辖区民警或村干部。”但是,保外就医的两年来,楚翔所在的辖区派出所很少按照规定来村里了解他的情况,应用这个破绽,楚翔顺利地压服家人,打通了村里开据死亡证明的负责人。一份保外就医服刑职员的死亡证明材料就这样递交到了辖区派出所。

  当地村委于1995年元月出具了楚翔的死亡证明,当地派出所在未进行考察核实、也未告诉菏泽监狱的情况下就在该死亡证明上签订了“情形属实”的论断并盖了辖区派出所的户口专用章。于是,楚翔重获自在。

  然而他并不过上设想中解脱牢狱之灾的逍遥生活。一个在法律意思上“死亡”的人,一个诈死逃刑的犯人,没有身份信息,没有证实资料,只能隐姓埋名,做着最底层的工作、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。逢年过节,别人都聚在一起吃团聚饭,而他却担忧被人认出,很少回乡省亲。

  终极,迫于强盛压力,楚翔于2013年5月自动到成武县公安机关投案,投案当日下战书,在菏泽市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局的现场监视下,监狱将楚翔予以收监。当年的辖区派出所所长王某被以玩忽职守罪破案侦察。出具“死亡证明”的村委会义务人已经死亡,不再查究刑事责任。

编纂: